首页 » 瓷都要闻 > 正文

四川夹江县甘江镇弱漹村的吴淑兰肾脏作痛任坚守抗洪一线

9月4日,吴淑兰的语气仍然有些微弱,“那些都是我作为一名基层干部应该做的事。大灾大难面前,我不可能让自己负责的辖区出任何问题,尽最大能力,能对得起天地良心,问心无愧就行……”

左肾严重萎缩 仍忙着通知村民检查堤坝

吴淑兰做了什么事?让她尽了最大的力,觉得对得起天地良心?还要从今年8月以来,夹江县频繁遭遇的暴雨洪灾说起。

47岁的吴淑兰是甘江镇弱漹村11社社长,11社是整个弱漹村离青衣江最近、地势最低的社。以往下暴雨时,11社都会有不少地方形成内涝,部分农田被淹。对住在这里的村民来说,夏天遭遇内涝并不奇怪。

然而今年8月11日和15日,夹江连续遭遇特大暴雨侵袭,内涝比以往都要严重,不少农田庄稼颗粒无收,个别村民家中还进了水。

16日,吴淑兰接到上级部门紧急通知,17日至18日,夹江可能还有更强的暴雨洪水来袭,要求村社干部逐家逐户通知村民,随时准备撤离到安全地带。

已经疲惫奋战了5天吴淑兰,已经顾不上自己患病的身体了。在此之前,她就感觉肚子有点痛,但一直没有在意。今年7月底,肚子痛得实在受不了,吴淑兰才在家人的陪伴下去了乐山市人民医院。经查,她的左肾严重肾萎缩。医生嘱咐吴淑兰,按时休息、不可熬夜、不可吸二手烟、按时吃药、定期复查……

但工作任务很紧急。16日,吴淑兰开始对本社50户村民逐个上门通知,请他们要么早点投亲靠友,要么在洪水快来时服从转移安置。

“由于今年已经遭过两次洪水了,以前几年也有,不少村民觉得也不会有太大的洪水了,不太想搬走。”吴淑兰说,尤其是有两户村民家中有精神病患者,费劲口舌怎么说都不听,很难做工作。“万一到时候水大了,就只有强行把他们接走!总之不能出任何问题。”吴淑兰暗下了决心。

与此同时,16日晚上开始,吴淑兰就与20多位村民昼夜查看青衣江堤坝,检查并修补破损和沉陷点。

强忍疼痛转移村民 劝说精神病人到天亮

17日晚9时许,预报中的暴雨如期而至,上游来水也越来越大,最先在弱漹村11社形成倒灌。晚10时许,地势最低的几户村民家中已经开始进水。

情况紧急,吴淑兰举着旗子,与几名村干部一起,沿路拍每家每户的门,让他们赶紧转移。

“还是有村民不想走,有人说对我说,天黑之前河里都还没多少水呢,半夜三更的你们是想整点事情吗?没见过好大的水吗?”吴淑兰说,遇到不理解的村民,他们只能反复劝说,“那两户精神病患者,我们从晚上就开始让他们走,他们都不听,甚至上门劝说七八遍,一直说到了天亮!”

直到18日清晨7时许,吴淑兰和村干部才将11社的50户124村民全部安全转移到了弱漹村村委会,无一人伤亡或失联。

就在转移村民过程中,吴淑兰感觉肚子一会儿像火烧,一会儿又如喝了冰水,有时候甚至腰都弯不下去……“不舒服我也只能坚持了,我不能看到自己辖区里的任何一个人遇到危险。”吴淑兰说,到了后来,她竟然感觉不到痛了。

18日上午,洪水水位越来越高,吴淑兰又与村干部将村民们全部转移到了地势更高的甘江中学,那里更安全。在这期间,有一名精神病患者很不配合,数次“逃跑”,吴淑兰又数次把他找了回来,无奈只有一直盯着他在甘江中学。

19日,洪水退去,村民们逐一返回家中展开自救。

医生建议静养 她说“群众安危比我身体重要”

在做完灾情统计和汇报后,吴淑兰心想,必须去医院检查一下了。

然而这次诊断结果比之前更加严重:左肾严重萎缩,基本失去功能,恐很难保住,右肾也出现炎症,必须静养。

“静养对我来说是办不到的,23日和30日又下了暴雨,还需要我来组织转移群众。让其他村干部给我们社的村民说,不一定说得动,我们的村民就我最熟悉,所以只能我来干!”吴淑兰说,不过有过“8.18”暴雨洪水,她已经很“轻松”了,首先因为村民们比较“听招呼了”,让撤离就撤离。

因为病情加重,吴淑兰没再参与加固和修复青衣江堤坝,也没有参与排水和清淤,“实在干不起了,无能为力。只希望不要再下暴雨了,我们都有点遭不住了。”

为何连自己身体都不顾,还要坚持奋战在抗洪抢险的一线?吴淑兰说:“我觉得,群众的安危比我的身体更重要。